36022.com·都说大搞银发经济,很多地方却连轮椅都进不去

  • 作者:匿名
  • 日期:2020-01-11 15:57:32
  • 阅读量:731

摘要:目前,嫌疑人习某鹏因涉嫌盗窃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经审讯,习某鹏交代自己对女性内衣有依恋,从2015年底开始盗窃晾晒在出租屋外的内衣裤。

36022.com·都说大搞银发经济,很多地方却连轮椅都进不去

36022.com,日日有新闻,夜夜倾新闻,

琪哥约定你,评点最正点!

文/羊城派记者 戚耀琪

11月26日,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主办的“智慧养老 孝心长照”银发经济峰会在羊城创意产业园举行。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发表主题演讲。截至2018年年底,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约2.5亿,占总人口的17.9%。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预测,到2050年该比例将达到28%,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.8亿,约占全球老年人口的四分之一。

调查显示,中国2018年人均预期寿命是77岁,但是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.7岁。也就是说,居民大致有8年多的时间带病生存,这会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。

传统意义的老年人问题,如今已经变成老龄化社会问题。虽然只是几个字的差别,但是它已经深刻影响到所有产业。各行各业都需要重新从老年人角度思考市场的空间和机会,也就是所谓的银发经济。

不过,当前银发经济依然还是处于相对低端的状态。相比于婴幼儿产品的品牌,面对老年人的名牌可谓是少得可怜。在超市货架上看过去,想找到专门适合老人使用的产品是非常困难的。即使有,也是分类不细,质量不高,大有勉强应付之意。

这是因为商家常常认为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,既有激情,又有实力,还整天喜新厌旧消费升级。相比之下老年人因为过度理性,不愿改变,省吃俭用,要激发消费活力难度很大。相应地,企业在老年人产品更新换代、追求人性化方面就会迟钝得多。

如此导致的结果就是,一方面高端产品尤其是进口产品非常昂贵,并不普及。另一方面大量山寨、低端产品比如各种保健品、老人鞋、老人奶粉等等充斥市场,只为圈钱,品质堪忧。

所以说,面对“新一代”的老年人,尤其是已经高度分化的群体,粗放型的服务水平是难以让人满意的。比如很多公共场所的老人设施、电梯设施都是不完善的,让老人还如何敢放心出门消费?

1、11月粤a牌摇号结果公布,这一次产生了7614个小车增量的指标;普通车摇号个人申请总数增加,个人中签率下降到了0.62%;申请节能车的总数进一步下降,节能车仍然是100%中签的。

点评:当初申请指标,是真心渴望能拍到车牌。随着中签率越来越低,拍车牌似乎成了一种业余点击鼠标的闲情逸致。这种对于免费车牌的执着等待,客观上让这个申请群体越来越膨胀,竞拍价格也会逐渐上升。如果每次申请都要付费,估计很多非刚需人群就会刹车了。如此一元不出的“务实”态度,还反映在节能车车牌上。宁愿抽不中也不要节能车,说到底,还是认为传统燃油车以后二手价格会更高吧!

2、贵州省200多家a级旅游景区将对全国游客推出景区门票五折的促销政策(不含景区内特许经营性项目),优惠持续90天,时间涵盖明年元旦和春节假期。入黔游客还可在贵州省部分机场、高铁站、高速公路服务区、酒店、景区以官方统一零售指导价购买茅台酒以及其他贵州名特产品。

点评:淡季自然有淡季的规律,门票半价有吸引力,但吸引力有限。更何况,只是门票降价,但是园中园项目不降价,餐饮不降价。其实,当前旅游越来越趋向于个性化,必去大景点打卡的情况已经在悄然改变。如果不承认这个潮流,商家就会渐渐失去主流人群。

1、新的南沙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落成,里面设置了中式和西式两种不同风格的办证厅,让新人可以在更加浪漫的气氛中步入人生新的阶段。

点评:以前只管程序登记,现在要造美好记忆。只要政府服务意识开始进步,就没有停步的一天,因为人们审美标准也会越来越高的。

2、广州困难家庭实施城区危险房屋原址重建,每户每平米可以申请1000元补助金,最高不超过10万元。

点评:虽然杯水车薪,也是滴水之石。

3、白云区对石井河进行全面整治,曾经让人掩鼻而过的河道,如今有了人,有了白鹭,有了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点评:广州历史最悠久的黑水河,一朝变好了,维护名声的压力就更大了。

4、截至11月25日,广州警方共出动各类宣传力量2006人次,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文明养犬宣传6213人次,派发文明养犬宣传单张7194份,开展文明养犬进社区活动8场次,协助市民现场办理养犬登记32人。

点评:其实不是不懂,只是不想被管。

5、中山一男子4年内偷盗400余件女性内衣,包括文胸、内裤等。目前,嫌疑人习某鹏因涉嫌盗窃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经审讯,习某鹏交代自己对女性内衣有依恋,从2015年底开始盗窃晾晒在出租屋外的内衣裤。

点评:手铐能锁住手,但是锁不住心。送监狱之前,还是送医院好些。

来源 | 羊城派

题图 | 视觉中国

责编 | 胡晓倩

实习生 | 宋玉霞

    (作者;匿名)